又是一年秋风起(共10篇)

来源:本站2019-06-1176 次

又是一年秋风起(共10篇)

六年级散文1200字以上秋来了。 悄无声息。 不知不觉,似乎在一夜之间,清晨的风一阵一阵吹过,胳膊上一阵一阵的凉。

不由得感叹一句,天下皆秋。

没有落叶,只有细碎的一地黄花。

街头不知名的高大乔木,飘落一地小米粒一般的花瓣,远看好像桂花,可是没有桂花的香气。 这样反而显得更加淡然,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原来雅是这样的。 不张扬,不绚烂,淡淡的,有一种清澈的气质徐徐散发出来,慢慢征服你。

由内而外。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些人或事,就这么静静呆在你身边,你竟然浑然不觉。

一个又一个季节过去了,蓦然低头或抬头,让你眼睛一亮,惊了一下,然后是满心满眼的欢喜。

是啊,有一种深情,叫默默陪伴。 不管你注没注意,他都在那里。

我爱秋天,爱这种冷寂和清凉。 “入清凉境,生欢喜心。

”这种欢喜,仿佛突然收到暗恋了多年的人的一个明媚的眼眸,有意无意的那么一回顾。

喜悦之情,不可言说。 漫步在秋的门楣上,打开手机看博客。

看了许冬林,看雪小禅。 看了马徳,又看茶青禅。 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品性。 看着看着,瞥见街头上又开遍菊花了。

家旁边的十字路口,堆满红的黄的菊,竹篾子织的筐装着,上百筐。 一大筐里有数百盆,黑色的饭盒子一般的塑胶花盆,一盆一株,开着四五朵花。 六七个人拿着花锄,蹲在花坛里种花。

我便走过去,选了一盆红色花瓣的,拿回来摆在窗台上。 下午看时,居然枯萎,花瓣耷拉着,叶子也卷曲了,连忙拿到卫生间,浇水,放到屋子里的门边。

今晨起来,居然又开了几朵,花叶精神抖擞,一片蓬勃。 仍旧放回窗台,一边码字,一边静观花开,这就是有品味的生活。

昨晚散步,十一二点,还看见那些花农,蹲在花坛里种花,有很大一片没种完。

今晨起来,几个花坛都是满满的了。

我不知她们晚上工作到几点钟,也不细想。

只管欣赏她们的作品。

是的,有很多事要连夜做完的。 小时候跟着父母插秧,也是如此,隔夜的秧苗,很难存活。

迟一日,与早一日,产量会隔几成。 长大后,在建筑工地打工,知道倒混泥土,也是要连夜完成的,累得快趴下了,也要咬牙坚持。 父亲养猪,亏得吃饭都成问题,却依然要借钱养,继续亏下去。

人生有许多不得已,也有许多无奈的坚持,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我喜欢散步,默默享受自然的赠与。

走着走着,不经意间,季节又悄悄捎来秋的消息,捎来清风的凉爽和菊的花信。 秋天的云,更低了,低得似乎伸手就可以扯下一块当丝绸披在身上。 山水街巷,都朦胧着淡淡的轻烟,阳光忽然之间,变得温顺了,是那种秋天特有的金色,有着金属般的质感。

我喜欢秋天。

整个夏天,我都不干什么。 仿佛休眠似的,慵懒的,昏昏沉沉,无所事事,就是一个夏天。

秋天到了,整个身心,都往外散开,内境与外境合为一体。 而夏,自己几乎是往内收的。 自我保护似的,睡了,休眠了。 人生就是越喧嚣,越寂寞吧。

越是在人山人海里,就越孤独。

只有静下来,才是往外拓展的。 曾经说过,一颗宁静的心,没有干不了的事。 也许人生的最高境界,真的是呆若木鸡。

我喜欢这个季节,不冷不热,恰恰好。

露未生,霜也不曾降临。 落叶不曾飘零,长风也没有浩荡。 喧嚣远去,燥热不再,荒凉也没有到来。

多么好的时光啊,尽可以种菊,赏菊,采菊,品菊,随意山上行走,悠然享受自在人生,品味静好时光。

天,总是阴晴不定。 城也锁在淡淡的轻烟里。

登楼远眺,一片烟水朦胧。

路上行走,有种行在云端的虚幻感。 雨若有若无,如烟似雾,偶尔几点,滴入发梢,肌肤微凉,指尖微凉。

街道转角处,我听到了蝉声。

蝉声无力。

细细的,仿佛唱着小曲,幽怨,缠绵,一点也没有过去的高亢与狂热。 不再声嘶力竭,而是噤若寒蝉了。

黄花落了一地,踩上去,软绵绵的,有雨后的潮润。 几个环卫工人,默默扫着落花。

路旁是一排排高大的银杏、桂花树和香樟树,再过一段时间,她们就要扫桂花和银杏树的落叶了吧,春日里又要扫樟树换下来的老叶。

扫着扫着,自己也老了。

我读网文,她们扫落花,各有各的自在,两两不相干。 彼此之间,既是风景,也是过了吧。

茶青禅的文,读来如品清茶,淡。

淡到了极致。 又短,短到似乎什么也没有读。 真的是清淡了,平和了,仿佛什么都可有可无。 雪小禅的文,读过,就会在心里留下痕迹。 那是一种妖娆,有这致命的诱惑。 文字有毒,如同爱情。

让你上瘾,欲罢不能,读着,读着,就中了她的毒。

毒入骨髓,无药可救。

有的人天生就带“毒”的。 是你的生死劫,命中注定的,躲不开,逃不掉。 一见倾心,再见沦陷,分不开,扯不断。

近段时间在看《花千骨》,慢慢弄懂了爱情是什么,不可说。 蝉,这辈子,也是为了爱情的。

穴居地下四年,不见天日。 为了爱情,长出翅膀,飞上枝头,引吭高歌。 那是怎样一种狂热?不要命了似的。

小小的身子,哪有那么大的力量。 是彻底疯狂了的,任性,高调,自由驰骋,硬生生霸占了整个夏季。 爱情是高调的。 不声嘶底里不算爱情。 直到粉了身,碎了骨,失了声,才突然枯萎了,黯淡了下去。 死了,都要爱。

我想,我就是这只蝉。 街道的另一处,菊花还在盛开。 一株株都是老菊,去年秋天的。 开过秋天,开过冬天,开过夏天,又开在了秋天。 这不老的菊啊,真是个奇迹。 也许是它在等一个人吧,就这样旖旎着,坚持着,与寒梅争香,与桃红争艳,与夏荷比美,秋天到了,又是它的天下了。 这是陶渊明笔下那千年不老的菊吗?你不来,我怎敢老去!因为爱情,因为你,因为缘。 只想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你,为你,我要努力盛放,直到你寻香而来,把盏东篱,与我就着月色,煮茶论诗。

茶青禅说,失去的与得到的已经不再重要,仿佛秋天一来,就会有一分淡泊的心怀和清远的禅意在骨子里生根了似的,人间千般万般也只是过眼烟云,任秋风起兮,再也吹不散悲欢过尽之后洗尽铅华的模样。

铅华洗尽,坦诚相见。 这不就是禅吗?见与不见,我都在这里。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