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对医生信任度的社会关联因素探析,医患关系论文 中国小说排行榜

来源:本站2019-07-1240 次

家庭对医生信任度的社会关联因素探析,医患关系论文 中国小说排行榜

  在单变量分析以及多变量分析的全部模型中,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存在城乡差异,城镇在医疗资源上更有优势,但城镇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度低于乡村家庭。

家庭人均年收入对数的家庭人均年收入对数反映的是经济状况,家庭人均年收入越高的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度越低。

高泰等[10]的研究也表明,人均年收入越高,政府信任越低。 城乡以及经济状况背后的因素除了资源分布的不均衡[11],就医期望的差异[12],还有可能与市场化进程有关。

Ziqian等[13]的研究表明,尽管经济改革促进了经济增长,但也降低了信任,市场化水平越高的省份,居民的信任表现越低。 此外,R9zerJJ等[14]学者对多个国家研究,提及了收入不平等对健康以及政府信任的影响。 国内学者针对收入不平等与政府信任也进行了研究,相较于低收入群体与高收入群体,收入不平等对中产阶层政府信任的负向影响更加强烈[15]。

而家庭对医生信任降低的深层原因可能是受市场化进程带来的一些不良影响,以及中国严重的贫富差距。

改善家庭对医生的信任从宏观层面来讲,应当提高中产阶级的政府信任,改善资源分配的不公平,以及缩小贫富差距。

   在单变量分析以及模型1、2、3、6中,分别表明了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受家庭对父母的信任度、对邻居的信任度、对本地政府官员的信任度的正向影响,控制了城乡分类以及经济状况后,这3项因素依然具有意义。

这也反映了我国东北地区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建立在亲邻信任和政府信任的基础上。 参考模型6中各变量的回归系数,可以看出在这3项要素中,占主导的是家庭对本地政府官员的信任度,即政府信任。

家庭对陌生人的信任度整体很低,即普遍信任低下,东北地区家庭的信任模式具有鲜明的熟人社会特征,但也在向陌生人社会的信任模式过渡。 改善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应该努力提升家庭对陌生人的信任与政府信任。    在单变量分析以及模型4、5、7、8、9、10中,可以看出家庭认为这两种媒介在信息渠道来源的重要程度越高,家庭对医生的信任越低。

这需要引起重视,根本原因是否在于二者在舆论引导上对于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具有负面作用。

目前来看,改善家庭对医生的信任要应该重视电视等媒介,避免出现如纱布门、直肠门等媒体为博关注的失实报道[16],增加对医生群体的正面宣传,积极进行健康教育,通过电视、手机短信等方式积极宣传家庭医生签约的便利之处,对于一些不规范的医疗机构,有关部门也应及时进行查处公告,避免医患关系恶化。

   金玉芳[17]等的研究表明,环境是消费者建立信任的重要因素。

而近些年来关于医患信任的研究中,也有少量研究提及医疗水平。 董屹等[18]的研究表明,对医疗机构水平及医生技术能力是患者对医生信任的重要考量。 而张溪婷[19]等也认为,技术水平与服务能力是医患信任的主要影响因素,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度也应受到医疗条件满意度,医疗水平的正向影响。

既往研究虽然有一些研究关注医疗环境满意度、医疗水平对医患信任的影响,但本文不能证实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受这2个因素的影响。 本文的分析结果亦不能证实家庭认为报纸、期刊、广播、互联网作为信息渠道来源的重要程度能提高或降低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在这方面仍需要进一步的探索。

   [1]任学丽.社会信任模式变迁视阈下的医患信任困境及出路[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3):176-181.  [2]胡荣,庄思薇.媒介使用对中国城乡居民政府信任的影响[J].东南学术,2017,(1):94-111.  [3]杨佳,吕兆丰,王晓燕,等.北京城乡医患信任水平比较研究[J].中国医院管理,2015,(7):44-47.  [4]王喆,彭迎春.京郊乡镇卫生院医患关系与医患信任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全科医学,2018,(10):1690-1693.  [5]池上新,陈诚.社会资本有利于城乡居民对医生的信任吗基于CGSS2012数据的实证研究[J].人文杂志,2018,(1):112-121.  [6]冀军.人际信任与家庭收入、职业特征间关系的实证研究基于成都市大样本社会调查[D].成都:西南交通大学,2012.  [7]董才生.偏见与新的回应中国社会信任状况的制度分析[J].社会科学战线,2004,(4):253-256.  [8]王建民.转型时期中国社会的关系维持从熟人信任到制度信任[J].甘肃社会科学,2005,(6):165-168.  [9]张泽洪,熊晶晶,吴素雄.媒介使用对医患信任与社会信任的影响比较分析[J].新闻界,2017,(6):68-76.  [10]高泰.地位不一致对政府信任的影响[D].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2017.  [11]简文清.卫生资源配置失衡对居民健康的影响:基于城乡和区域视角[J].中国卫生经济,2016,(8):55-57.  [12]isions[J].JournalofMarketingResearch,1980,17(4):460-469.  [13]XINZIQIANG,[J].JournalofEconomicPsychology,2017,(7):120-129.  [14]ROZERJJ,[J].SocialScienceMedicine,2015,(11):37-45.  [15]刘一伟.收入不平等对地方政府信任的影响及其机制分析[J].探索,2018,(2):38-47.  [16]陈露瑶,杨丽妲,孙同波,等.医疗纠纷网络媒体报道的伦理失范及其对策探讨[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7,(11):1366-1369.  [17]金玉芳,董大海.消费者信任影响因素实证研究基于过程的观点[J].管理世界,2004,(7):93-99.  [18]董屹,王晨,李娜,等.卫生政策对北京市三级医院医患信任的影响分析[J].中国医院,2016,(10):52-55.  [19]张溪婷,王晓燕,彭迎春,等.基于村民视角的村级医患信任现状及影响因素探讨[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5,(3):349-352.李美婧,何静,陈瑞雪,张云辉,王晨曦.家庭对医生的信任度影响因素分析[J].卫生软科学,2019,33(06):21-27.相关内容推荐。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