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三章 千里追杀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109 次

第一三八三章 千里追杀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老夫就不信,你小子气机再悠长,能够比老夫还深厚不成?再过两个时辰,看你如何支撑!”林长老狞笑不已,打定要将这小子耗死。 刚才两大武尊的追逐战,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时辰,林长老相信这少年必定损耗甚巨,若是再拖上两个时辰,这小子就是强弩之末,能够轻松斩下此子的脑袋。

叮叮叮……这一场交锋再次变成持久战,并且战局看起来很怪异,原本擅长远攻的林长老,则是采取大开大合的硬碰硬的战斗方式。 反而是秦墨,本体、虚身既是在千丈之外,进行中远距离的攻势。 这是秦墨本体、虚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合力战斗,但是,其战况却并不理想。

究其原因,实是与对手的修为差距太大,一个圣境巅峰,一个武尊后期,其剑气的威力,实在无法构成威胁。

“不使用开天剑魂之力,全力催动的剑气,竟是连这老家伙的剑之漩涡都无法破开。

”秦墨暗中皱眉,这样的战况让他有些无法接受,除去开天剑魂之力,他种种的手段都已施展出来了。 却是只能与这老家伙打成平手,确切的说,是劣势多一点。 当然,这场战斗若是被外界得知,就足以震动大陆,圣境顶峰对上武尊后期,还能缠斗如此长的时间,这样的战绩数千年也难有一例。 可是,秦墨并不满足……他也不是刻意隐藏开天剑魂之力,而是担心骤然催动最强的杀手锏,未必能够将这老家伙当场杀死。 毕竟,林长老乃是老牌的武尊,与秦墨之前击杀的武尊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样的绝世强者,逃遁的本领恐怕比剑技都要高明,若是不能一击必杀,放任离去,这可不是秦墨想要看到的结局。 所以,与林长老一样,秦墨也在等待,等着这老家伙稍稍露出一丝破绽的一刻,给予其必杀一击。

而这一刻,也正是林长老预测的,是两个多时辰后,秦墨力竭的那一刻。

终于,两个半时辰后——秦墨运剑的手腕,微微停滞了一下,这样的停顿非常短暂,甚至不到一次眨眼的十分之一的时间。

但是,又怎能瞒过一位剑尊的感知,林长老眼中寒芒暴射:“就是现在,小子,死!?”轰!积蓄已久的剑势爆发,林长老足踏剑芒,手腕一振,便是近百道剑芒激射而出。 蕴含剑罡的光芒变幻,一瞬间就是化为近百头凶兽之形,从四面八方袭向秦墨。 这是他蓄势已久的剑势,将【万兽喑剑】的数大杀招齐出,誓要将这少年置于死地。 近两个多时辰的交锋,林长老内心的杀意,已是积蓄到一个极致,他难以想象,这样的少年再给其十年的时间,会成长到何等地步。

甚至于,林长老能够预测,若是让秦墨突破圣境,跻身武尊境界,使自身真焰转化为真罡,这一战的结果,就是他负面居多。 “好!这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了。

”对面,秦墨的神情很平静,在一瞬间,他背后出现一道战环,一道道光芒流转,悉数注入其心脏部位。

【狂月地阙剑】一动,一股锋锐至无可抵挡的剑气暴起,顷刻间,【大道九剑】、【万谛斩龙诀】的剑技尽数使出。

剑芒如雷霆!这一道剑芒刚起,就将近百道兽形剑罡斩成粉碎。

而后,这道剑芒的速度激增,一下子斩至林长老身周,将剑之漩涡一下子斩开,同时,剑势不断增强,将其剑铠也是斩开一道裂痕。 叮!虚身则是在同时一时间出现,化为一道虚无剑刃,如飞火流星一般,刺穿了林长老的身躯。 这样的剑势,才是秦墨本体、虚身配合的真正威力!“什么……”林长老脸上的狞笑凝固,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发觉胸口被洞穿,狂暴的剑气涌入,令他一瞬间就受了重伤。

这种剑势的威力太可怕,远远超乎了林长老的【万兽喑剑】,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剑势会是一名少年剑圣挥出,而不是由一位剑主挥出。 逃!?一霎那,林长老就有了决断,猛地咬破舌尖,噗的一声,一口血箭喷出,在其体内肆虐的剑气也随之倾泄而出。 同时,林长老挥剑连斩,却是虚晃一招,身形急剧飞退,朝着远处逃遁,眨眼之间,就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天边。

“该死!这老家伙逃得还真快!”秦墨咒骂一声,他就是担心这个,“银澄阁下、胡三爷,你们就不知道阻拦一下吗?”听到秦墨的埋怨,狐狸、胡三爷皆是咧嘴,说得倒是轻巧。 一名尊级强者亡命逃窜,别说是同阶的强者,就算是武主都未必能留下。

除非在一开始,就在四周布置重重大阵、幻阵,不过,若真是如此,凭林长老这老家伙的谨慎,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追!?”秦墨身形一动,化为一道剑光疾射而出,既已重创这老家伙,他自是要趁机追杀到底。

对于圣剑天楼的这老家伙,秦墨是有必杀之心,若是任其走脱,以后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墨先生,带上我一起!”古山七则是出现,连连挥手招呼。

秦墨皱了皱眉,探手一招,将古山七摄起,随手装入【灯座空间】中。

“这是人族圣灯的灯座空间……”古山七也是识货的,立时认出他所处空间的来历,随后,他又看到小白虎不二,顿时呆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古幽大陆上还有圣虎后裔存在。 嗖……嗡……边境深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展开了疯狂的追逐。 “快!快!快!再快点……”林长老御剑凌空,将速度推动到极致,他此刻的模样狼狈之极,披头散发,七窍流血,胸口还有一个不断流血的伤口。

虽是拼着本源受损,林长老将那霸道的剑气,以血箭喷出体外,但其体内还是有一些未被排出,依然在侵蚀体内的经脉。

每一次运功,林长老都感到经脉如万针扎刺一样,疼得他额头青筋怒张,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能够停下来,运功疗伤三天三夜,将那该死的霸道剑气彻底排出体外。

但是,这样的想法无疑是妄想,身后不断传来的刺耳剑啸,则是告诉林长老,那少年以闪电般的速度,正在追杀过来。 猎人与猎物的位置,在这一刻,完全颠倒过来。 “圣剑天楼的老家伙,若是你现在停下来,我会考虑,留你一个全尸,让你死得体面一些。

”后方,秦墨的声音徐徐传来,回荡在林长老耳边。

全尸?!死得体面一些?!听到这样讥讽的话语,林长老差点一口真焰没提上来,好险憋过气去。 自林长老突破尊境以来,到哪里都受到无比的尊崇,高高在上,何曾被这般奚落过。 尤其,这番话还是出自一个圣境少年口中,着实是无比的耻辱。

“小崽子,待老夫伤势痊愈,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林长老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这时,则又听秦墨的声音传来:“老家伙,在临死之前,我给你一次机会,报上名来吧。 免得你们圣剑天楼的混蛋们问起,我还不知到底杀了什么样的一个老杂碎……”咯嘣!林长老生生将一颗牙齿咬崩,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恨不得当即回头,与这小杂种拼死一战。 猛地,林长老浑身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若是回头一战,就正中秦墨下怀。 他若是死在这里,宗门的强者们还不知他是怎么死的,也不会知晓这少年是多么危险。

“一定要赶回驻守城池,将这一切报于宗门,此子不除,必成我圣剑天楼的心腹大患。 ”心中主意一定,林长老再不迟疑,拼尽全力,朝着驻守城池的方向疯狂逃窜。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