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回 铜皮铁骨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41 次

第四百六十四回 铜皮铁骨沧狼行最新章节

陆炳哈哈大笑:“如果总指挥使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那他也可以去死了。

”天狼被陆炳的这种豪气所感染,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陆炳笑毕,看了看天狼,问道:“天狼,你现在可以运内力吗?不妨试试,看看跟刚才相比,有何区别,注意,不要用全力,稍稍试一下内息能否在全身游走就可以了。 ”天狼点了点头,闭上眼,阳劲开始缓缓地从丹田升起,沿着自己的手阳明各经脉在大周天四条脉络中运行,这回他用了五分功力,运功时也非常小心,但一开始起床时运功的那种内息混乱,有走火入魔趋势的感觉却再也没有,这让他又惊又喜,阳劲运行完四条大周天手阳明经脉后,又换成阴经,从手太阴的四条经脉又运行了一遍,一样畅通无阻,他开始逐渐地加大内力,一直运行到七成内力时,才感觉有些难以为继,体内的那股子阴邪之气有复苏的趋势,这才连忙收住。

陆炳一直仔细地看着天狼,等他睁开眼后,笑道:“怎么样,看你这架式,应该可以运起六七成的功力了吧。 ”天狼正色道:“陆大人果然厉害,这都给你看出了,只是天狼有些奇怪,为什么都过去十天了,这严世藩的邪恶内力还留在我的体内,驱之不去呢?”陆炳平静地说道:“严世藩的终极魔功,阴险邪恶,以女子的至阴至秽之物作为练功之物,所以内劲也是走的极阴的路子,一旦进入人体后,有可能会长期潜伏,让你无法凝聚功力。 只有把他的这股子邪气给彻底排出体外,你以后才能保长久的安宁。

”天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不是就和我中的赵全的那毒剑一样,毒气残留体内,无法驱除。 等我内力一弱,无法压制时就会趁机暴发?”陆炳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而且终极魔功的那种极阴邪气,可以冻结你的内力。

让你根本无法运功相抗,天狼,你的天狼劲极为诡异特殊,已经改造了你体内的经脉回路,一般人即使想以内力救你,也不可能做到,大概普天之下,也只有跟你同习天狼刀法的屈彩凤在你身边,才能救你性命了。

这次你回来之后,我曾经几次试图以真气帮你驱出极阴邪气。

都未成功,所以你只能自救。

”天狼一下子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今天刚醒来时连五成内力都不剩下了,可泡了这药水,又进这寒潭后,倒是可以运起七成。

”陆炳微微一笑:“在这寒潭里你不要运气。 不然内力如果运行,会加速你的体内污垢出来,那等到明天我来泡这泉时,说不定就要中毒啦!”天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成,那我只在那外面的大锅里运气排毒便是,对了,你不是说在外面泡药桶时不要运功相抗吗?这会儿怎么又说可以运气了?”陆炳正色道:“是让你不要运功抵抗外面渗入你体内的那些药水。

没说不能让你的内息运行,实际上你要排掉体内的毒素与阴气,还需要你加速运行内力呢。

刚才那铁桶里有那些黑色的油脂状污垢,就是你体内的毒素与杂质,而变得一团漆黑,是那极阴邪气被你的纯阳天狼劲所逼。 顺着你的汗液一起排出来。 ”天狼笑道:“这么说来,只要我再泡上一段时间,那体内的极阴邪气就可以完全驱除了吗?陆大人,看来你要我学这十三太保横练,也不完全是想让我学功夫。 治我体内的这极阴邪气,只怕也是重要原因吧。 ”陆炳平静地说道:“不错,这极阴邪气一旦中了,没人能救得了你,只有你自救,而等你慢慢运功驱除,估计至少三年,这三年你就做不成任何事了,稍微一个大意,命都不保,所以我授你十三太保横练之法,也顺便帮你驱阴气,如此一来,半年左右的功夫,你便可以重出江湖啦。

”天狼的心中有些失望,眉头微微一皱:“要半年这么久吗?”陆炳“嗯”了一声:“十三太保横练毕竟是顶尖的武功,光是泡药水改变你的皮肤,都需要半年以上才可小成,而且这些药水也不是一成不变,随着你的功力进步都要换药水泡的,我练了十年才得大成,你虽然天资超人,但是半年时间也只能让你有所小成,一身筋骨可以不畏寻常刀剑而已。

”天狼想到了那天在武当后山与陆炳大战之时,最后以斩龙刀削断了陆炳手中的墨剑,然后以余力攻击陆炳的那一下,陆炳就是靠了这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加上自身的护体金钟罩,硬扛了自己那一些,以斩龙的神锐,都不能攻破陆炳的防守,可见这功夫有多强。 陆炳看到天狼出神地思索,笑了起来:“天狼,你现在的攻击虽然冠绝天下,但作为顶尖武者,也不能只攻不防,在顶级高手中,你的防御还是稍稍弱了点,完全靠着气劲来防,总是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这次你被严世藩偷袭,如果练了十三太保横练的话,他打你那一下,你的皮肤和肌肉能自动反应抵御,也不会伤得这么重。 半年时间你就可以小成,只是大成的话,至少要五年以上才行。 ”天狼微微一笑:“我估计我这辈子想要大成不容易了,我也不可能一直就练这功夫,离了你这地方,只怕也不好泡药缸了吧。 ”陆炳点了点头:“小成之前,是一天也不能落下的,等你小成之后,就不必天天泡了,平时可以通过自行修炼心法口诀来增进功力,这药水只是起个助力的作用而已,现在你跟着我一起念口诀。

”天狼跟着陆炳一起,在潭中扎起马步,没有运内功,而是跟儿时扎马挂砖一样,念着口诀,在水中借着暗流的力量,冲击自己全身的各个部位,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和刚才泡药缸时相比,就象昆虫的甲壳一样,变得越来越坚硬,一个多时辰的扎马推功下来,浑身的肌肉都感觉一直在抽搐,抖动,一刻不得停歇。 陆炳长吁一口气,从水中长身而出,擦干净身子,套回了浴袍,而天狼也有样学样,穿戴整齐,二人坐在潭边,陆炳从山洞一角扔过来一瓶烧酒,沉声道:“把这瓶酒抹在全身各处,再运一个周天的功,免得寒气过重,影响你的经脉。 ”天狼依言而行,这坛子烈酒在冬天倒到雪地里都能把冰雪融化,可这会儿抹到自己的全身,却没有太大的感觉,直到全身涂抹完毕后,才感觉身子微微有点发热,他心中暗暗吃惊,坐下运功一个周天后,方觉浑身上下到处冒起蒸气,这一坛烈酒只入了自己的肌肤表层,已经无法渗透进肌肉,更不用说骨骼了,他心中暗惊,这十三太保横练果然不是盖的,这样练上半年,真的就成铜皮铁骨了。

陆炳笑了笑:“怎么样,天狼,能感觉到皮肤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天狼点了点头:“果然厉害,陆大人,这半年我就一直留在这里练这门功夫了吗?外面的任务都不用执行?”陆炳正色道:“不错,一来现在没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要你执行,仇鸾现在刚刚得势,还要嚣张一阵子,等到他的把柄露出来,激怒了严嵩之后,我们再动手,现在先静观其变,而且你这回惹了严世藩,他现在应该也在想办法找你麻烦,为安全起见,你还是先把极阴邪气给完全驱除,顺便把十三太保横练修炼小成后,再出关不迟,到时候我对你还有大用。 ”。

  • A+
所属分类:情感婚姻